十万八千里的秘密—西游记是讲什么的?

李刚 发布于2019-1-30 15:30 3108 次浏览 2 位用户参与讨论   [复制分享主题]

几百年来,《西游记》被广泛传阅,来有人从书中看到了封建社会的等级深严;有人从书中看到了农民起义;有人从书中看到了命运的抗争;有人从书中看到了团队的重要性;有人看到了性格的不同。那《西游记》到底说的是什么?清人雨香在《西游记叙言》中认为“《西游记》无句不真,无句不假。”然在这真假难辨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呢?总结一下,无非三个观点:

幻中有趣说。胡适就强调“《西游记》至多不过是一部很有趣的滑稽小说,神话小说,他并没有什么微妙的意思。”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和《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》中也认为,“此书则实出于游戏”,“我们看了,但觉好玩”。

幻中有真说。用社会政治的观点来解读《西游记》,则有诸如人民斗争说,歌颂市民说,个性解放说,诛奸尚贤说,安王医国说,破心中贼说等各种说法,这些说法此起彼伏,名目不同,但却有一个共同点,即强调幻中有真。

幻中有理说。李卓吾在评本《西游记总批》中说“游戏之中暗传密谛”。谢肇浙在《五杂俎》中说《西游记》“虽极幻无当,然亦有至哩存焉”。很多人认为《西游记》是一部寓言的作品,在种种滑稽中蕴涵着哲理。


西游记.jpg


我从书中看到了人生、看到了内心的修炼,我认为《西游记》讲得是一个人在生命历程中成长的故事,讲了人生如何修心的问题。所以,我更认可《西游记》是有哲理的,这个哲理是什么?我认为就是宋明两代已经佛学化了的心学。作者的创作意图十分清楚,即通过唐僧一行的形象尤其是孙悟空的形象来宣扬佛化的心学,宣扬佛教的“明心见性”,“自度成佛”。
陈元之在为华阳洞主天主人校本《西游记》所作的序中引其所见“旧序”说:“魔以心生,亦以心摄。是故摄心以摄魔,还理以归之太初,即心无所摄”。“心生”,“心摄”的说法,是很深刻的见解。最后的“心无所摄”便是“明心见性,自度成佛”的境界。其后谢肇浙据此加以发挥,在《五杂俎》中说:“《西游记》蔓衍虚诞,而其纵横变化,以猿为心之神,以马为意之驰。其始之放纵,上天下地,莫能禁制,而归于禁箍一咒,能使心猿驯伏,至死靡他,盖力求放心之谓,非浪作也。”

所以说整部《西游记》,受到王阳明心学和佛学的影响最大,再加上一些道家、易学、中医等传统智慧。由此,我们可以看到吴承恩确实是一位才子,可以说博览群书。

王阳明.jpg


首先,我们来看看王阳明其人生平以及他的心学对吴承恩的影响。
王阳明,原名王守仁,字伯安,因曾在故乡余姚越城南二十里筑阳明洞,自号阳明山人,世称阳明先生,王阳明。是我国明代著名的哲学家,教育家,政治家,军事家,书法家和诗人,精通儒、佛、道,“心学”流派最重要的大师。他的一生,有着独特的经历,兼有立德,立功,立言的特点,被后世学者称为封建时代的完人。不仅在当时,而且在后世,不仅在中国,而且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广泛的影响。王阳明,生于明宪宗成化八年〈公元一四七二〉,比吴承恩年长三十岁左右,应该说是比吴承恩长一辈的人。

王阳明少年时就好学、且志向高远。在学堂念书时,他问塾师“何谓第一等事?”老师说“只有读书获取科举名第”,他当时说:“第一等事恐怕不是读书登第,应该是读书学做圣贤”。为了做圣贤,王阳明涉猎广泛,儒学、佛学、道家、兵书、易学等皆精通,不仅如此,王阳明还善于思考,他早期尊崇朱熹,为了实践朱熹的“格物致知”,有一次他下决心穷竹子之理,格了七天七夜的竹子,什么都没有发现,人却因此病倒。从此,王阳明对“格物”学说产生了极大的怀疑。同时,王阳明从不循规蹈矩,所有记载都说他“豪迈不羁”。

后来,王阳明因为在官场得罪了权贵,被贬贵州龙场。他在附近的龙岗山上发现一个天然洞穴,他就在洞中居住,终日默坐洞中研读《易经》,并名此洞为玩易窝,并写有《玩易窝记》述其在洞中悟道之事。之后,他又在附近发现一个山洞,时称东洞,移入洞中居住后,他称其为阳明小洞天。在洞中,他静思默想,研读经书,写出《五经臆税》,使他得以顿悟成道,创立了阳明心学,提出了“心即理”说,这就是所谓的“龙场悟道”。

至此,我们可以看出吴承恩的很多人生经历和王阳明相似,两人的性格秉性也有相似之处,加之王阳明身后“心学”的传播,使得吴承恩对于阳明心学有自然的亲近感和接受度,并且因为官场的相似经历,在《西游记》中就有了相关的描写章节。

我们再来看看“心学”的主要思想内涵。
“心学”思想的核心四句教——无善无恶心之体, 有善有恶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
良知是心之本体,无善无恶就是没有私心物欲的遮蔽的心,是天理,在未发之中,是无善无恶的,也是我们追求的境界,它是“未发之中”,不可以善恶分,故无善无恶;当人们产生意念活动的时候,把这种意念加在事物上,这种意念就有了好恶,善恶的差别,他可以说是“已发”,事物就有就有中和不中,即符合天理和不符合天理,中者善,不中者恶;良知虽然无善无恶,但却自在地知善知恶,这是知的本体;一切学问,修养归结到一点,就是要为善去恶,即以良知为标准,按照自己的良知去行动。

但是有时候人的判断会出现错误,也就是意之动出现了错误,即不能正确地分辨善和恶,把恶当作善,把善当作恶,那么他的良知也会出现错误,从而格物也会误入歧途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因为此时的心已经被私心和物欲遮蔽了,不是天理,这时就要反诸求己。努力使自己的心回到无善无恶的状态。

回到无善无恶的状态了,才能有正确的良知,才能正确的格物。什么是有理,只要格物致知来达到一颗没有私心物欲的心,心中的理其实也就是世间万物的理。天理不是靠空谈的,是靠格物致知。靠实践,靠自省,即“知行合一”。心中有天理,无私心,就好比世间有规矩,有规律,有规矩就能丈量世间万物的方与圆。无论有多少方和圆,无论这些方和圆的大小,都能靠格物致知揭破其规律,不然这些规律就是不正确的。天理就在人的心中。

王阳明在贵阳文明书院讲学,首次提出知行合一说。所谓 “知行合一”,不是一般的认识和实践的关系。“知”,主要指人的道德意识和思想意念。“行”,主要指人的道德践履和实际行动。因此,知行关系,也就是指的道德意识和道德践履的关系,也包括一些思想意念和实际行动的关系。知行合一,谓认识事物的道理与在现实中运用此道理,是密不可分的一回事。王阳明认为,“致知”就是致吾心内在的良知。这里所说的“良知”,既是道德意识,也指最高本体。他认为,良知人人具有,个个自足,是一种不假外力的内在力量。“致良知”就是将良知推广扩充到事事物物。“致良知”即是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良知,知行合一。

因此,借用钱穆先生的总结,王阳明的“心学”,主要有七个主要内容:

1、良知(心即理):
知善知恶是良知,良知是天理之昭明灵觉处,故良知即是天理;良知只是个是非之心,是非只是个好恶,只好恶就尽了是非,只是非就尽了万事万变。
人要明白善恶,明白善恶就有了天理,而这个天理的本源就在“人心”,王阳明倡导不用到外部世界去寻求真理,真理自在“人心”,心干净了,真理就明白了。

2、知行合一:
知是行的主意,行是知的功夫。知是行之始,行是知之成。若会得时,只说一个知,已自有行在;只说一个行,已自有知在。
人在明白善恶后,要能够做到,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“变化气质”,很多人明白道理,但眼高手低,真正的成就不在于知道多少,而是做到多少。

3、致良知:
知是心之本体,心自然会知:见父自然知孝,见兄自然知弟,见孺子入井自然知恻隐,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。若良知之发,更无私意障碍,即所谓‘充其恻隐之心,而仁不可胜用矣’。然在常人不能无私意障碍,所以须用致知格物之功胜私复理。即心之良知更无障碍,得以充塞流行,便是致其知。知致则意诚。
“致良知”只是此心部位私欲、私意所障碍,便只是“要此心纯是天理”,所以“致良知”即是“彻根彻底不使一念不善潜伏胸中“的方法。

4、诚意:
正谓以诚意为主,即不须添‘敬’字。所以举出个诚意来说,正是学问的大头脑处。
王阳明常把“如好好色、如恶恶臭“来指点知行的本体,可见知行本体实只是一个”诚“,诚意之极,知行自见合一,便是真能好恶的良知。

5、谨独:
“无事时固是独知,有事时亦是独知。人若不知于此独知之地用力,只在人所共知处用功,便是作伪“。
也就是说,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也要能够约束自己的行为和情绪,否则便只是虚伪的人。

6、立志:
“大抵吾人为学,紧要大头脑只是立志“,又说:”学问不得长进,只是未立志“。由此可见,大成就需先有大立志;

7、事上磨炼:
在王阳明的《传习录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澄尝问象山“在人情事变上做工夫“之说。先生曰:“除了人情事变,则无事矣。喜怒哀乐非人情乎?自视听言动以至富贵贫贱患难死生,皆事变也,事变亦只在人情里。”据此可见所谓的事上磨炼,是要磨炼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,磨炼自己良知的感应,便是磨炼知行合一。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“不经历风雨,那能见彩虹”。

现在,我们来看看《西游记》到底讲的是什么?
明末清初杂剧家袁于令,别号“幔亭过客”,曾针对《西游记》作“题辞”:文不幻不文,幻不极不幻。是知天下极幻之事,乃极真之事;极幻之理,乃极真之理。故言真不如言幻,言佛不如言魔。魔非他,即我也,我化为佛,未佛皆魔。魔与佛齐而位逼,丝发之微,关头匪细,摧挫之极,心性不惊,此《西游》之所以作也。说者以为寓五行生化之理,玄门修炼之道,余谓三教已括于一部,能读是书者,于其变化横生之处引而伸之,何境不通?何道不冾?何必问玄机于玉匮,探禅蕴于龙藏,乃始有得于心也哉?
该题辞中,很明确的指出,《西游记》乃是修心之作。“魔非他,即我也,我化为佛,未佛皆魔”。魔就是我们自身,所谓“心魔”是也,“未佛皆魔”指的就是在未有修行悟道之前,吾辈皆为魔。这使我想起佛学中经常提到的“佛是指觉悟的凡人,为觉悟的佛就是凡人”。

    《华严经》有云:“一切众生,皆具如来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执着,而不征得”,我们每个人心中皆有魔,故不能成佛。所谓“佛”、“魔”只在一念之间。在小说中,曾借观世音的口说道:“菩萨妖精,总是一念。”换言之,妖魔实生于一念之差。所谓“心生,种种魔生;心灭,种种魔灭”。小说描写了八十一难的磨练,无非是隐喻着明心见性必须经过一个长期艰苦的“渐悟”的体道过程。从孙悟空的一生经历可以看出,孙悟空初为妖魔,最后成为“斗战胜佛”,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由魔入佛的案例。但要达成佛的境界,需要有个修心的过程。

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看到整部西游记,吴承恩就是通过塑造孙悟空的形象来宣扬“明心见性”的“道理”,张扬了人心的自我觉察和人性美的追求, 而孙悟空通过一系列的经历而能最后成佛,就是“心学”所倡导的“心即理”、“事上磨练”的成长历程,在《西游记》很多的章回中我们都可以看到“心学”和“佛学”的影子。

未完待续~

评分

参与人数 7金钱 +31 收起 理由
lucyzhang + 2 赞一个!
XiYi.Jiang + 2
tracy2004 + 5
Allen-XU + 8 赞一个!
Katyliu + 6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

上一篇:假如刘强东当猎头,猎头平台的京东商城模式,靠谱吗?
下一篇:你以为的稳定,其实都在悄悄背叛你!

已有(2)人评论

Katyliu 发表于 2019-1-30 16:00:00
知行合一,一直是我要学习的行为认知。古人的话总是很精辟~

Allen-XU 发表于 2019-1-30 16:03:58
王阳明的“心学”七个主要内容,之前也是听说。感谢作者的总结~
工作之余,能看看这些文章,是一种心境的提升!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